还有谁在用美图秀秀
2022-04-20 99

  一家月活达2.3亿的公司市值是多少?B站月活为2.3亿,年营收为194亿,市值接近700亿人民币;小红书月活达2亿,广告收入为几十亿元,估值达到千亿。而月活2.3亿的美图公司,年营收为16.66亿,市值不到40亿。

  十多年前,当美图公司的旗舰产品美图秀秀上线时,通过“变美”,美图找到流量的密码,2013年移动端用户便突破1亿。2016年美图上市,市值一度接近千亿,比肩腾讯、百度,然而上市多年不盈利,美图似乎丢失了自己的位置。

  如今,智能手机自带美颜效果,短视频平台特效喜人,在滤镜遍地的时代,美图秀秀同类产品黄油相机被百度收购,脸萌则纳入字节系,其对手越来越多,且实力强劲。在这一背景下,美图多次转型未果,依旧没有放弃,宣称要结合美妆、医美等赛道做企业服务,想象空间能有多大?美图秀秀未来将何去何从?

  2008年,在智能手机还未普及的年代,美图公司就推出了美图秀秀,通过人像美容、磨皮美白等功能收获一波忠实用户。2013年,美图秀秀移动端用户突破1亿,并开始拓宽业务,上线美颜相机、美图贴贴等专注“变美”的产品。同年,美图发布第一款主打高级别拍照功能的美图手机,当时前置摄像头像素达到800万,同时期的iPhone不过120万像素,该手机一经销售就大卖。

  2016年,美图秀秀迎来高光时刻,在香港上市融资6亿美金,市值超过46亿美金,成为继腾讯之后香港最大的互联网IPO,次年3月其市值一度接近千亿港元。

  财报显示,2016年到2021年,美图的营收分别为15.7亿、45.275亿、27.91亿、9.779亿、11.94亿和16.66亿,2016年到2019年经调整后分别亏损5.4亿、1.14亿、10.52亿、1.098亿,2020年美图实现了公司创办以来的首次盈利,2020年经调整后实现盈利6090万元,2021年经调整后实现盈利8507万元。

  美图的用户数据放在今天来看,依然堪称巨量,但其经营方面的不足难以忽视。美图2018年营收大降37.8%,2019年,其营收再度大幅下滑,此后一直未有大的起色。

  互联网资深观察人士张书乐认为,美图上市前正值移动互联网红利期,可以快速获得成长,一旦没有找到业务方向或者技术含金量一般,就很容易被替代和复制。

  在营收方面,美图主要依靠在线广告、VIP订阅及影响SaaS(软件即服务)、互联网增值服务、IMS(达人内容营销解决方案)及其他,其中最大的收入来源是在线%。VIP订阅及影像SaaS业务总收入达人民币5.195亿元,同比增长146.9%。截至2021年12月,美图公司的VIP会员约400万。美图方面回应中国新闻周刊表示,2021年12月,美图进一步收购并控股美得得,目前,美得得已为中国250多个城市的11500多家化妆品门店提供ERP SaaS解决方案。

  2017年,美图董事长蔡文胜曾谈到互联网赚钱就是靠游戏、广告和电商三种方式,当时他表示美图除了游戏都可以做。然而广告收入不能支撑其大盘,其他业务目前并无很大的亮点,规模有限。

  美图更大的问题可能来自于不断下滑的月活,2021年,美图月活跃用户总数为2.3亿人,同期下降11.6%,旗下产品中除了美图秀秀维持一定月活数据之外,美颜相机及其他产品的月活都在下滑。美图秀秀方面表示,月活下降的原因是印度封禁中国应用程序后,印度市场存量用户的自然流失。目前影响正在逐步减弱,且对营收没有影响。

  易观智库曾分析指出,美图缺乏不可替代性。张书乐指出,美图是工具性产品,用户量比较丰富,规模庞大,但问题在于活跃度比较低,使用频率不高,用户时长也有限,“就好比U盘,急用之后就不会再使用”。

  美图以P图起家,随后发力美颜相机、美图贴贴等产品,但是这些“变美”的矩阵业务目前并无声量。一位从事动漫IP的资深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两三年前和美图合作紧密,上过几套IP的贴纸,有贴纸下载使用量曾过千万,然而这几年美图方面人员变动过快,相关业务无法进一步沟通和联系,不了了之。

  上述人士指出,“不止是美图,B612、天天P图等P图APP近年都消停了很多,以前有流量红利的时候,大家可以去冲一波流量和关注,现在流量下滑,很多难以变现的业务被默默砍掉,整个修图软件行业都遭遇了一些挫折”。

  美图跨界做硬件曾被寄予厚望,2013年发布旗下第一款手机Meitu Kiss,当时对标自拍神器卡西欧,是3G手机,前后摄像头达到800万像素,定价为2199元。手机一出引发一波消费热潮,销量曾一年大涨10倍。美图手机的主要用户是女性,很多限量联名款吸睛无数,引发追捧。2015年到2017年期间,美图手机业务都有所增长。

  然而到了2018年,美图手机业务却成为“累赘”,总收入大幅下滑,手机销量不再增长,亏损5亿元,直接将上市后的亏损拉到历史最高。2018年11月,美图与小米签署了一项合作伙伴关系,两家公司将共同开发智能手机,然而开发一代之后不了了之。至此,美图不再生产手机。

  成也变美,败也变美。张书乐分析,智能手机的一键美图功能解决了用户美图的需求,提供一些简单的模板和滤镜即可满足用户,大部分人不需要过多复杂的美图功能。

  资深通讯工程师袁博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美图最开始崛起于电脑端,彼时由于PS太复杂,美图秀秀有了崛起的机会。然而智能手机的发展将美颜的功能简洁化,美图受到了冷落。从根本上来说,在产业迭代的那几年,美图没有抓住机遇。

  随着4G普及,短视频的机会同样被美图捕捉到,2014年5月上线亿,众人所熟知的网红李子柒就是在美拍起家。但很快,在与抖音、快手的较量中,美图败下阵来。

  最新数据显示,短视频平台用户突破9.34亿,占网民整体比重达到90%。上述IP从业者则认为,短视频平台的崛起,特别是其自带的特效,对整个美图市场影响很大。

  张书乐指出,除了智能手机抢占美图一部分用户和市场份额之外,抖音等短视频平台自带滤镜和剪辑工具也切割了一些用户。另外,短视频平台本身还提供音乐等内容元素,这些版权及相关配套能力令美图可望不可即。

  此外,美图还尝试过做社交,意图将流量带入社区模式中,仿照小红书开展种草。当时,美图CEO吴欣鸿表示以“变美”为支点,打造“消费者社区”,最终过渡到“生活方式社区”,却未有发展和深入。

  对此,张书乐认为,作为一个工具,其带给用户的体验不具备社交心智,并没有强大的业务逻辑来支撑美图做工具之外的业务,积累与沉淀不足。

  凭借“炒币”,美图受到很多关注,而主导之人为蔡文胜。2016年,美图上市股价大涨,蔡文胜借此成为厦门首富。2018年,蔡文胜对加密货币的关注和投入开始频频引发公众的关注。至此,美图正式开始了一大“副业”—加密货币。

  蔡文胜曾公开表示,美图算是第一家购买BTC数字货币的香港上市公司。2021年,美图曾多次购买加密货币,财报显示,截至2021年12月31日,美图已购买的以太币和比特币公允价值分别约为1.173亿美元和4510万美元,成本为1亿美元,由此计算浮盈约6240万美元。

  业内人士表示,加密货币流行以来,不少公司都像美图这样入局,试图寻找一个利益增长点,背后是拿钱去做公司业务很难找到盈利空间,不如去赌一赌加密货币的行情。但是这是无奈之举,非长久之计。

  对美图来说,2.3亿的月活仍是优势。张书乐表示,作为工具产品,提高使用频次,延长留存时间,是一个突围路径。此外,通过工具的应用“能力”和定制服务组合在一起,也有机会挖掘,但效果很难讲。

  多年美图、美颜的技术积累,令美图不再只盯着C端业务。随着AI等技术的发展,美图发力工作场景的技术解决方案,与美妆等美业实体合作。美图的VIP会员订阅及影像SaaS业务总收入连续两年有大幅增长,这背后是美图在B端服务的尝试和落地。

  财报显示,美图2021年研发投入5.4亿元,同比增长35%,与多所高校进行合作。美图方面回应称,深耕影像产品,基于影像SaaS战略,不断在计算机视觉、机器学习和增强现实等算法投入研发。

  据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SaaS整体市场规模约538亿元,同比增长48.7%,各细分赛道发展逐渐成熟,预计未来三年市场将维持34%的复合增长率持续扩张。然而,目前营收只有几亿的B端业务能够撑起来美图的想象空间吗?

  张书乐指出在月活下降趋势难以扭转的情况下,加强作为工具的定制化能力,利用AI等技术与企业或工作室合作,可以形成一个客单价变高的业务能力。但他认为,服务企业,可能一下子去做成千上万的海报业务,那么这种合作就会出现议价能力,但是很多AI实力较强的公司,比如商汤等,实际上视觉效果能力可能更强,美图只能依靠修图能力来承接业务,发展空间难料。

  “目前,很多企业都具备这种依靠AI技术进行个性化服务的能力,不能算是很大的优势,只能说美图所在的行业痛点被洞悉,美图需要找到自己独特的业务能力”,袁博总结道,“美图如果继续只聚焦于修图,没有抓手来发展真正的技术能力,仍然会面临转型失败的困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