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料价格疯涨!
2022-04-19 136

  疫情肆虐、国际局势紧张、物流运输受阻等多重因素影响下,导致大宗原料价格大幅飙升,原料的生产进度受阻,国际化妆品原料巨头遭受到不同程度的波及,甚至发布停产预警。

  在此背景下,多家化工企业陆续发布涨价函。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已有至少64家化工企业启动涨价,化妆品原料均有不同幅度的涨价,最高涨幅高达55.82%。

  毫无疑问,作为化妆品最上游的板块,“牵一发而动全身”,原料价格的暴涨也影响到下游生产企业的生产状况,工厂生产成本越来越高,生存难上加难。

  当前,俄乌冲突局面仍然僵持不下,而由战争带来的影响则在不断扩大。譬如,国际原油高位震荡,与石油相关的化妆品原料开始大幅涨价。又譬如,各国宣布对俄的制裁,导致原材料进口受阻,生产受限。位于德国的世界化工巨头巴斯夫就曾为天然气可能被断供的消息,提前发出停产预警。

  疫情的蔓延阻碍了原料的生产进度,也导致物流运输受阻,不少原料企业不得不被迫减产停产。在国外,全球化工巨头巴斯夫就受疫情影响,缩短了工作时长,降低化工产量;瑞士香精香料制造商奇华顿也因一家工厂访客检测出新冠患者而宣布暂时停工。在国内,像上海、广州等疫情严重的地区,工厂一律停工停产。众多化工企业也开始发出紧急预警,表示部分原材料可能有断供风险,提示客户提前备货。

  针对原料供应不足的情况,原料商们也在积极想出对策。天赐材料相关负责人表示,“我们会调整生产的方案,减少进口原料的使用,更多使用国内能供应的。此外,我们还将物流体系综合使用,以汽运、船运、空运等方式来运转物流。”

  由于交通路段的封锁,全国多地的跨省运输被按下暂停键,许多货物被“滞留”在路上,甚至“无车接送”,化工企业的采购和销售运输都被迫停滞。据了解,因疫情影响,江苏、浙江、山东、上海、安徽、河北、辽宁、陕西、吉林、广东、福建等10余个省市高速管控封闭。

  上海帝科精细化工有限公司总经理喻敏表示,“上海疫情发生突然,许多企业来不及应对。我们公司将调动上海以外的工厂的产品满足非上海客户的需求。其它的目前只有等待。”

  记者注意到,化妆品原材料从疫情暴发以来已上涨过几波。去年一年里,相关基础原料产品平均上涨幅度在15%-30%。不仅依赖化石来源的化妆品原料在涨价,还有乳化剂、活性剂等原料也有所上涨。其中在化妆品中常用作柔润剂的棕榈油目前价格已突破12800元/吨,创13年新高,相比2月下旬,其价格上涨幅度达到16.4%。

  价格疯长的原材料,让化妆品行业“中间商”生产企业倍感压力。面对上游无力议价,面对下游无法加价,许多企业一时只能让出自身利润,以维持客户的利益。“原料涨价导致产品生产成本急剧上升,工厂保持旧的价格会亏本,涨价又会流失客户,真的进退两难。”天玺国际品管部杨深鹏总监感慨说到。

  化妆品头部企业大多拥有自主生产能力或是需要自主采购原料,能更加直接的感受到原料涨价下企业生产成本上升的压力。例如,诺斯贝尔母公司青松股份发布的2021年度业绩预告显示,公司预计实现营业收入36亿元到38亿元;归母净利润亏损8.2亿元到9.2亿元,这也是该公司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青松股份方面解释称,受大宗商品价格波动、上游供应链紧张等因素影响,化妆品主要原材料价格呈持续上涨趋势,导致了2021年诺斯贝尔的化妆品业务生产成本上涨,对产品毛利率构成了较大压力。

  此外,当下涨价的原料都为化妆品原料中的重要原料。如果选择替换原料,则面临新规下新原料的备案问题,且不说更换配方的繁琐过程和经费投入,备案流程的复杂性和时间成本已经不是中小企业所能承受的。

  某护肤用品生产企业认为:“中小企业如果要替换涨价的原料,不仅要增加“找货”这一时间成本,还要面临新规下原料备案的问题,重新开发、更换配方、经费投入等资金成本也在相应增加。”

  不仅如此,原料上涨也将导致新品开发受限。某化妆品代工厂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原料涨价不仅会造成研发和生产成本增加,进一步压缩利润空间,对工厂端产能的升级、技术的提升、研发的投入等方面都会有一定的影响。”广州采乐市场部总监李书铭则说到,“原料上涨,对于想要开发新产品的小型初创品牌来说会有很大的预算影响,从而使他们改变产品策略。”

  面对上游端的持续涨价,新锐品牌一期一会相关负责人表示,2022原料紧缺及涨价压力依然很大。在疫情及国际局势之下,没有哪家企业可以独善其身。上游和下游、供方和需方,环环相扣。原料价格普遍上涨,几乎一天一个价,最头疼的时候,是有钱也买不到材料。

  不过面对困局,品牌也在寻找化解的方法。原生欧芙兰市场总监崔月向记者表示,品牌化解原料成本上涨的方法有三个方面。一是优化产品体系,砍掉毛利率低的产品或者是竞争力不强的产品;二是小幅的提升产品价格;三是推出高端系列。他表示,“相对来说,高端系列能够平摊一部分成本,它的利润空间也略大一些,不管是在任何渠道操作也都具有空间性。”

  新锐品牌一期一会相关负责人则说到:“我们会努力寻找新的供应链管理方法,与供应商更紧密合作开发。在不降低品质的前提下,精细化供应链管理方式,用新工艺及设备减少损耗,节约成本;推动数字化转型,进一步降低原材料成本、人力成本,从而获得更多市场溢价。企业要做的是披荆斩棘开辟新路,不躺平,不畏惧,奋勇向前。”

  当前,为保证利润,化妆品成品端已然出现涨价势头,有不少国际品牌通过产品涨价来应对此次风波。4月1日,莱珀妮、兰蔻、纪梵希、阿玛尼、科颜氏、赫莲娜、范思哲、爱马仕等国际大牌的美妆产品纷纷完成了新一轮涨价。而在此之前,已有多个国际大牌完成涨价动作,如雅诗兰黛集团旗下9大品牌部分产品集体涨价,最高涨幅达6.45%。

  只是,对大品牌来说,涨价对其销量影响不大。然而,薄利多销的小品牌却只能夹缝生存,对于它们来说,一旦涨价很有可能不被消费者买单,影响产品销量,只能通过压缩利润空间保持不涨价。

  随着国际化工巨头屡次调整原料价格以及国外原料进口物流受阻,反而让中国化妆品原料市场有了喘息之机。居里化工创始人冯华山说到,“目前是国内原料发展的好时机,原材料本土化供应是市场竞争与行业成熟的必然趋势,当下疫情与国际环境的影响正加速了整个进程。有技术力量的国内原料公司将会获得更大的发展机会。小而不规范的原料公司由于原材料的涨价生存将会越来越难。而国内原料将会更加规范与创新。”

  广州采乐市场部总监李书铭也表示,随着国际化工巨头屡次调整原料价格,国内化工企业和代工厂会逐渐意识到依赖原料进口不是长久之计,会更重视化妆品原料的研发能力,将会有一批企业加快研发生产原料替代品。

  神农架天然美妆原料研究院院长王玮认为,不管是受疫情影响还是政治因素的影响,中国化妆品原料未来一定会有一个去全球化的过程,不能受制于国外因素的影响。如果减少国外产品的使用,不但能提升中国企业的发展,对中国整个化妆品的发展都会有支撑和帮助。目前公司层面受影响不是很大,主要是因为立足于国内植物活性物的提取与开发。

  在美妆产业营销专家张兵武看来,无论国际市场原料是否涨价,从产业竞争的角度来说,我们都应该更好地去做好原料这一板块的升级,解决原料卡脖子的问题。他表示,“当前,国家在政策层面上支持对本土天然特色植物原料这块的开发,原料备案制也大降低了化妆品企业从事新原料的研究门槛。我们应该在原料领域上不断革新,尤其在天然植物原料这一块,去做更多尝试及投入。”

  某化妆品代工厂相关负责人也说到,“工厂创立原料公司不但能丰富自己的专属原料库,在化解原料成本上升压力的同时,还能构建自己的核心壁垒,提升产品的综合竞争力。”

  事实上,中国化妆品企业已开始发力扭转原料领域不利局势,加快对创新原料的研发和替代品产出。比如,代工企业广州天玺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就成立了专攻原料的天然(广州)新材料研究发展有限公司以及神农架天然美妆原料研究院,推出了“神秘的神农架”原料定制IP,将神农香菊、葛仙米、七叶一枝花等天然植物运用于产品之中,从产品的源头形成自己的特色。

  除此之外,30多年深耕中草药科技护肤的ODM代工厂天津尚美也创立了天中博研生物医药技术(天津)有限公司,加码中草药原料的开发与创新,以期为化妆品品牌构筑差异化壁垒。

  “原料的创新要立足传统,但又有别于传统,要用品牌思维打造原料。”神农架天然美妆原料研究院院长王玮向记者介绍,神农架天然植物资源得天独厚,具备有能产业化、市场化、应用于化妆品领域的特有植物品种原料。神农架天然美妆原料研究院正立志于打造“原材料研究、生态种植、原料提取、研发测试、功效应用、产品生产、品牌营销”为一体的原料垂直产业链,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原创化妆品原料。

  如今,新规的出台正大幅推进了国产化妆品企业在原料端的科研投入和产出,新原料的获批加速和备案数量持续增加,也为中国的化妆品原料市场注入了“源头活水”。目前,国家药监局官网已经公布了13款新原料的备案信息,其中就有9款为国内新原料。

  原料强则行业强。在行业内卷的当下,从原料端入手去打造高品质的产品,才有利于化妆品企业构建自身竞争壁垒。返回搜狐,查看更多